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9 April, 2013 | 一般 | (3 Reads)
我要走了 因為我的心已經走了 去了山的另一邊 那裡有一汪幽靜的春湖 穿著春天為它做的裙子 等我 我不會騎著白馬而去 我怕 我怕踏碎它的幽靜 我要獻上深深的一吻 作為等我的感謝 然後 歡快地走向她的小屋 我知道 有人坐在梳妝台前 依偎在門口

| 4 April, 2013 | 一般 | (3 Reads)
你見過燈籠花嗎? 燈籠花又叫鈴兒花、吊鐘海棠。在東北,許多人家都種植著這種並不出眾的小花。 我第一次見到燈籠花,還是在生產建設兵團的時候。那時,養花弄草還被看成是資產階級的閒情逸致,所以並未過多注意也無心賞悅。 她真正深深打動我,是在一九八一年。那年,我從北京調到哈爾濱工作。一進辦公室,首先映入我眼簾的,便是窗前那棵清脆欲滴的燈籠花。 一大盆,鮮花盛開著,花蕾綴滿枝頭數也數不清----這是對我這遠方來客的歡迎嗎?不知為什麼,我的心頭頓時湧上一種溫暖愉快的感覺。 繕寫室的工作是繁忙的,全校所有的考卷和教材都靠我們手工刻寫油印。每當工作之餘,揉揉發花的雙目,伸伸酸了的手臂,抬起頭來,我的目光總不由自主地停留在那棵燈籠花上。 她亭亭玉立,每天都第一個迎接射進室內的第一縷陽光,碧綠的葉子閃爍著玉石般的柔光。她那婀娜多姿的枝幹,秀美的像個少女。花盆不大,主幹卻有拇指那麼粗了。據花的主人說,根莖盤錯,早已把花盆充滿。可還一直倔強地生長著、開放著,即使在水分和養料不足的時候,也從未停止間斷。那一朵朵艷麗的小花真像一個個紅紅的小燈籠,美化著四周的環境,點亮我們行雲流水的生活。 有一天,從花心中掉下兩滴水。我無意中蘸起一舔,啊!是甜的。可惜沒有蜜蜂來采,否則,會釀成燈籠花蜜呀!我情不自禁地吻了吻那可愛的小花。可你瞧她,羞澀的低著頭,像個做了好事聽到別人誇獎的小姑娘。 我每每拾起落下的花朵小心地夾在書頁裡,當給親友回信時便捎寄兩朵,告訴他們,我身邊有這樣一棵美麗的燈籠花,陪伴著我,給我美、給我希望、給我無聲的愛……

| 14 July, 2012 | 一般 | (3 Reads)
  纖維植物主要是棉花和麻類。棉花可以用來紡紗、織布,棉籽還可搾油,棉桿可造紙,麻可以用來織麻布和麻袋,魚網和繩索,另外還可以入藥。麻與棉、毛可混紡織成紡織品。

| 7 July, 2012 | 一般 | (3 Reads)
你見過燈籠花嗎? 燈籠花又叫鈴兒花、吊鐘海棠。在東北,許多人家都種植著這種並不出眾的小花。 我第一次見到燈籠花,還是在生產建設兵團的時候。那時,養花弄草還被看成是資產階級的閒情逸致,所以並未過多注意也無心賞悅。 她真正深深打動我,是在一九八一年。那年,我從北京調到哈爾濱工作。一進辦公室,首先映入我眼簾的,便是窗前那棵清脆欲滴的燈籠花。 一大盆,鮮花盛開著,花蕾綴滿枝頭數也數不清----這是對我這遠方來客的歡迎嗎?不知為什麼,我的心頭頓時湧上一種溫暖愉快的感覺。 繕寫室的工作是繁忙的,全校所有的考卷和教材都靠我們手工刻寫油印。每當工作之餘,揉揉發花的雙目,伸伸酸了的手臂,抬起頭來,我的目光總不由自主地停留在那棵燈籠花上。 她亭亭玉立,每天都第一個迎接射進室內的第一縷陽光,碧綠的葉子閃爍著玉石般的柔光。她那婀娜多姿的枝幹,秀美的像個少女。花盆不大,主幹卻有拇指那麼粗了。據花的主人說,根莖盤錯,早已把花盆充滿。可還一直倔強地生長著、開放著,即使在水分和養料不足的時候,也從未停止間斷。那一朵朵艷麗的小花真像一個個紅紅的小燈籠,美化著四周的環境,點亮我們行雲流水的生活。 有一天,從花心中掉下兩滴水。我無意中蘸起一舔,啊!是甜的。可惜沒有蜜蜂來采,否則,會釀成燈籠花蜜呀!我情不自禁地吻了吻那可愛的小花。可你瞧她,羞澀的低著頭,像個做了好事聽到別人誇獎的小姑娘。 我每每拾起落下的花朵小心地夾在書頁裡,當給親友回信時便捎寄兩朵,告訴他們,我身邊有這樣一棵美麗的燈籠花,陪伴著我,給我美、給我希望、給我無聲的愛……

| 16 June, 2012 | 一般 | (4 Reads)
如果日子延長了,我將把夢拉長,如果太陽沉睡了,我將寄朵白雲給它當枕。我希望深夜裡明朗的月光和瞌睡的星眸陪我傾訴,我希望黎明前怒吼的海潮和綿長的遠山陪我狂想,我希望長夜漫漫好讓我有足夠的時間整理紛亂思緒和迎接明天的準備,甚至我希望永遠留在夢裡。 白天有太多我不想面對而又必須面對的繁亂,白天有太多我不想承受而又必須承受的沉重。23場春雨雷秋霜冬雪如忽忽一陣風,遺落的只是零星記憶。很模糊。 迷惘時我選擇逃避,疲憊時我選擇停暫,困惑時我選擇傻坐,高興時我選擇平靜…… 如果生活能像撕日曆那般撕毀,我將從新塗抹,生活應該像彩虹那般絢麗斑斕,像冬日那般隨心寫意,人生應該像闊海那般坦蕩遼遠像細水那般長流清冽,生命應該像巖松那般偉岸傲然,像野草那般堅忍不拔。 如果有太多的如果,一個人就會變得貪得無厭懶惰散漫。一次次的挫敗挫傷了太多如果,一次次的悔悟敲碎了我妄想的如果,如果現實裡有如果,那麼世界便沒有真實,生活裡人生裡沒有太多的如果。 如果放棄假想的如果也許是真實,回憶濃了淡出生活的真實,歲月漸了兌出人生的真實。 如果,生命裡沒有如果,放棄如果給自己多一點真實空間,放棄如果給自己多一份誠實的自信,放棄如果不是逃避懦弱平仄而是熱愛生活珍惜生命的最好詮釋。沒有如果不是沒有明天,有一份執著於生活人生生命的信念就已離明天不遠了……

| 6 June, 2012 | 一般 | (3 Reads)
美是無處不在的。在這冬季的冰雪世界裡,潔白的雪成了小朋友們最好的“玩具”,當那凍得通紅的小手掬起一捧潔白的雪花,臉上蕩漾出快樂的歡笑,這稚氣的笑臉,向我們展示了天真無邪之美! 當那些滑雪的勇士,在野外的滑雪場上表演出高超的技能時,他們向我們展示了勇敢、頑強之美! 在閒暇的假日,我拎著冰鞋和姐妹們來到天然的滑冰場,正看到市體育隊的花樣滑冰隊員們在這裡實地排練,我們顧不上滑冰,美美的看了一場現場演出,女隊員們如跳芭蕾舞的演員,那高貴的氣質、優美的舞姿,讓我們羨慕不已。太棒了!她們向我們展示了藝術之美! 只要我們用雙眸仔細觀察,用美好的心靈去感悟,美,是到處可以采掐得到的!

| 1 May, 2012 | 一般 | (4 Reads)
對於秋,先前的作家們寫了無數篇著名的文章了。我在那些大師的面前來寫《我心中的秋》,就有點班門弄斧的感覺,不管寫得好與不好,我的性格是很執著的,那些充滿幻想與渴望的情節都想在我的頭腦裡過濾一遍,著實讓人產生笑柄。不過秋天在我的心裡還是美麗無比的。 在我家鄉的村莊裡,那些樹木的葉片一片一片由綠變黃了,那些充滿夢想的山民從稻田里收完最後一粒稻穀的時候,那些山村的婦女重新拿起自己的針線活的時候,那些耕牛從春季到夏季再到秋季拉了稻田的犁鏵,又從傳統的吆喝聲中走上田坎的時候,那些果園的果子從剛剛掛上枝頭,沐浴陽光雨露瘋長走向成熟的時候,那些山坡的青草由青慢慢變黃的時候,那些呱呱墜地的嬰兒從母體的子宮裡來到人間再到咿呀學語的時候,那些老人年輕人和小孩從赤裸著上身到穿上第一件秋衣的時候,在我的心裡,秋天真的到了。 小時候的秋是那樣的刻骨銘心。秋天是收穫的季節,也是山民累了一個秋季分配糧食的時候。秋夜在我的夢裡旋轉。生產的稻穀在曬壩裡堆起了一座小山,沒有勞動力的家庭只好看著有勞動力的社員挑著一擔一擔的稻穀回家,沒有勞動力的家庭他們的孩子只好挨餓了。 在我的記憶中,村裡的補錢戶被隊長摔過幾次籮筐,讓孩子的母親流著眼淚去撿摔出一仗遠的籮筐,卻使孩子的母親高興而出失望而歸。隊長說,你哪時候把錢補齊了就分糧食給你,知道嗎?五六個孩子圍著母親痛哭,這是口糧的悲哀,這是生命的屈辱史。 直到上世紀八十年代初,農村實行生產承包責任制之後,山民們從原始對生命的抗爭中掙脫出來,把對土地的熱愛變得更加深沉更加血性的時候,那一片一片的土地就是他們生命的根,有了土地就有了生命的土壤。於是,山民們不分白日晝夜,在自己分得的田地裡勞動。耕牛成了山民們唯一依賴的勞動者,他們也與牛有了深深的感情,大家都把它的毛髮梳理得很光滑,把青草割回家,把牛兒當自己的兒子看待,讓它吃得飽飽的,在耕田的時候讓牛兒拉著犁鏵,腳步如飛。 山民們從春季到夏季苦幹過來了,承包制後的第一個秋天到來了,那田野裡的稻穀金燦燦的,山民揮舞著鐮刀,把月亮從月缺割成了月圓,田里的稻穀終於收割完了。山民的臉上彷彿是一座座金燦燦的谷堆。山民的口糧從此就有了保障。 日子一天一天的過去。秋天一過,山民的農耕沒有了。緊接著的就是山民走出了山村,來到了城市。他們在城市又擔心自己的牛兒在家裡是不是和人一樣也到了下崗的時候,沒有了土地耕種,要到了明年的春天才有播種的機會。因為山民們當第一次來到城市就遇著城市的工人重組、失業、下崗了。那些下崗工人說,你們還到城市來,我們都下崗了,你們還有土地,我們連一寸土地都沒有,我們吃什麼呀,我們喝西北風呀!這是城市秋天的悲哀。這又是我心中的另一個秋。 “幾度風雨,幾度春秋,風霜雪雨搏激流。”我從鄉村來到了打工的城市。我所打過工的南方城市彷彿沒有秋天,彷彿還在夏天,或者還是春天。你看那些花草樹木的葉片還是綠綠的青青的,城市整體綠化工作都在市民的眼裡變得更加優美,那些高速公路的綠化帶,那些高速鐵路的隔離帶都和春天緊緊擁抱在一起。城市邊緣的山是綠的,水也是清清的,沒有感覺到秋天落葉紛飛的景象。這又是城市的另一個秋。 讓我的心回到我的故鄉。故鄉的綠被秋天包圍了,一片片的樹葉從樹上落下來,擲地有聲。稻田里剛出窩的小鴨在水田里戲水,那麼悠閒,那麼自由。我發現,村口的一條大黃狗望著我狂叫,它不認識我了,因為我幾年沒有回家,那時的小狗變成了一條大黃狗了,它似乎不歡迎我的到來,那種叫聲在秋天里拉得老長老長的,叫聲在整個村莊久久迴盪…… 文章來源:Daisy 人在紐約 |易清華的BLOG | The Corner |《為了孩子》雜誌 | 凌霜降的BLOG |囡囡的花花草草 | 時尚•時裝攝影 碩帝國 |江湖外史之港片殘卷 | 柯雲路的部落格 |沈坤——中國營銷殺手 |

| 30 April, 2012 | 一般 | (3 Reads)
對於秋,先前的作家們寫了無數篇著名的文章了。我在那些大師的面前來寫《我心中的秋》,就有點班門弄斧的感覺,不管寫得好與不好,我的性格是很執著的,那些充滿幻想與渴望的情節都想在我的頭腦裡過濾一遍,著實讓人產生笑柄。不過秋天在我的心裡還是美麗無比的。 在我家鄉的村莊裡,那些樹木的葉片一片一片由綠變黃了,那些充滿夢想的山民從稻田里收完最後一粒稻穀的時候,那些山村的婦女重新拿起自己的針線活的時候,那些耕牛從春季到夏季再到秋季拉了稻田的犁鏵,又從傳統的吆喝聲中走上田坎的時候,那些果園的果子從剛剛掛上枝頭,沐浴陽光雨露瘋長走向成熟的時候,那些山坡的青草由青慢慢變黃的時候,那些呱呱墜地的嬰兒從母體的子宮裡來到人間再到咿呀學語的時候,那些老人年輕人和小孩從赤裸著上身到穿上第一件秋衣的時候,在我的心裡,秋天真的到了。 小時候的秋是那樣的刻骨銘心。秋天是收穫的季節,也是山民累了一個秋季分配糧食的時候。秋夜在我的夢裡旋轉。生產的稻穀在曬壩裡堆起了一座小山,沒有勞動力的家庭只好看著有勞動力的社員挑著一擔一擔的稻穀回家,沒有勞動力的家庭他們的孩子只好挨餓了。 在我的記憶中,村裡的補錢戶被隊長摔過幾次籮筐,讓孩子的母親流著眼淚去撿摔出一仗遠的籮筐,卻使孩子的母親高興而出失望而歸。隊長說,你哪時候把錢補齊了就分糧食給你,知道嗎?五六個孩子圍著母親痛哭,這是口糧的悲哀,這是生命的屈辱史。 直到上世紀八十年代初,農村實行生產承包責任制之後,山民們從原始對生命的抗爭中掙脫出來,把對土地的熱愛變得更加深沉更加血性的時候,那一片一片的土地就是他們生命的根,有了土地就有了生命的土壤。於是,山民們不分白日晝夜,在自己分得的田地裡勞動。耕牛成了山民們唯一依賴的勞動者,他們也與牛有了深深的感情,大家都把它的毛髮梳理得很光滑,把青草割回家,把牛兒當自己的兒子看待,讓它吃得飽飽的,在耕田的時候讓牛兒拉著犁鏵,腳步如飛。 山民們從春季到夏季苦幹過來了,承包制後的第一個秋天到來了,那田野裡的稻穀金燦燦的,山民揮舞著鐮刀,把月亮從月缺割成了月圓,田里的稻穀終於收割完了。山民的臉上彷彿是一座座金燦燦的谷堆。山民的口糧從此就有了保障。 日子一天一天的過去。秋天一過,山民的農耕沒有了。緊接著的就是山民走出了山村,來到了城市。他們在城市又擔心自己的牛兒在家裡是不是和人一樣也到了下崗的時候,沒有了土地耕種,要到了明年的春天才有播種的機會。因為山民們當第一次來到城市就遇著城市的工人重組、失業、下崗了。那些下崗工人說,你們還到城市來,我們都下崗了,你們還有土地,我們連一寸土地都沒有,我們吃什麼呀,我們喝西北風呀!這是城市秋天的悲哀。這又是我心中的另一個秋。 “幾度風雨,幾度春秋,風霜雪雨搏激流。”我從鄉村來到了打工的城市。我所打過工的南方城市彷彿沒有秋天,彷彿還在夏天,或者還是春天。你看那些花草樹木的葉片還是綠綠的青青的,城市整體綠化工作都在市民的眼裡變得更加優美,那些高速公路的綠化帶,那些高速鐵路的隔離帶都和春天緊緊擁抱在一起。城市邊緣的山是綠的,水也是清清的,沒有感覺到秋天落葉紛飛的景象。這又是城市的另一個秋。 讓我的心回到我的故鄉。故鄉的綠被秋天包圍了,一片片的樹葉從樹上落下來,擲地有聲。稻田里剛出窩的小鴨在水田里戲水,那麼悠閒,那麼自由。我發現,村口的一條大黃狗望著我狂叫,它不認識我了,因為我幾年沒有回家,那時的小狗變成了一條大黃狗了,它似乎不歡迎我的到來,那種叫聲在秋天里拉得老長老長的,叫聲在整個村莊久久迴盪…… 文章來源:金余編輯的詩性空間 |孫蕙的詩言散語 | The Checkout |初吻的記憶 | 聰明看世界,糊塗一顆心 |Roadblog | 王鳳岐-中醫之家總幹事 |王開的部落格 | 瑜- 愛的指南針 |Consumer Electronic Show blog |

| 28 April, 2012 | 一般 | (3 Reads)
二十世紀八十年代以前,鄉下孩子是一粒種子——草的種子、樹的種子、荊棘的種子、野花的種子。種子飄落在莽莽的原野裡,他們不可能選擇土壤的肥沃或貧瘠,地點的喧囂或罕跡,雨露的滋潤或曝曬的裂渴,田野的懷抱或是山崖的縫隙。他們相當頑強卻又相當脆弱,是牡丹楠木的自牡丹楠木,是雜草荊棘的自雜草荊棘,是小樹小花的自小樹小花。 坐月子是女人的特權和專利,亦是天經地義,但那時的鄉下女人很少能坐月子;很多的時候上午孩子呱呱落地,下午村婦的母親很可能就到田地裡勞作去了。嬰兒的孩子經常被捂在被窩裡,他睡著、醒著,無知的他打量著無知的世界。睡著的時候,是在母親溫暖的懷抱,醒來的時候,再也沒有任何的動靜。可能是人類自幼都有懼怕孤獨寂寞的天性,他哇哇大哭,哭聲倔強高亢激昂,響徹半截莊子。但最終沒有人來,哭聲漸漸沙啞,微弱間斷沉寂。飢腸轆轆了,尋了個遍,就是找不著母親的乳頭,便抓了自己屎來吃、如食甘飴。他手舞足蹈,在床上折騰了個遍;踹開了被窩再也蓋不上。無數次地一頭從床上栽下來,鼻青臉腫,頭磕包塊。時常聽到意想不到的悲劇發生,某家的孩子吃了不該吃的東西,噎死了;某家的孩子卡在了床縫裡,卡死了;某家的孩子跌下了床,摔死了。某家的女孩子的鼻子被老鼠吃了,某家的男孩子的小雞被公雞叼了,某家的孩子長大以後眼斜了……許許多多意想不到的離奇事情經常真實地發生在身邊。可能是孩子們多的緣故,孩子們惹得父母心煩,父母不會嚎啕慟哭,只是難過了一陣子很快就會淡忘掉。嬰兒時在床上一天天地長大,有的一直到會爬上爬下,會自己吃吃喝喝、會看門,會攆雞子豬仔。 幼兒時是在田間地頭度過。剛到地時孩子挺心鮮的,他玩泥巴、采野花、大人給他捉的螞蚱、蝴蝶;後來不管怎樣的哄他,他緊緊地抱著大人的腿就是不松;大概是渴了餓了。很多時候大人們只顧忙著自己的活兒,明白過來時卻不見了孩子,慌裡慌張地尋了個遍,但見他在草窩裡呼呼大睡,睡得酣香,流著口水。夏天的太陽毒辣辣的,天地裡的莊稼耷拉著頭,孩子可能也是習慣了懂事了,不去哭鬧正在揮汗如雨的父母,自己卻找了個蔭涼的地方呆著,和地裡的莊稼一樣。 少年的孩子可能是最幸福的,幸福的理由可能是無憂無慮,更可能是自由——一種與大自然親密接觸默契的自由。他們成伙結伴,形影不離。春日裡彎彎的鄉野小路、曲曲的溝徑田壟是青梅竹馬、兩小無猜的老背景。那一條小溪見證著他們一載一春秋的時光,光光的屁溝在夏日的陽光裡鮮嫩閃亮。瓜棚月下,留下了許多足足可以溫暖一生照亮一世感染後人的童年經典的故事。童年的影子,總是在那棗樹柿樹桑樹上定格,少年的笑聲,總是潛伏在結了冰的池塘,撒了雪的原野。他們天真的夢想,在璀璨的星空中顆顆綻放;他們追求的純粹,在泥濘的大地裡一一洗禮……鄉下孩子們的快樂,都是來自自然的無私恩賜;鄉下孩子的成長,都是由自然在陪伴呵護。孩子們沒長記性,愛了多少次的打,挨了多少次的罵,玩起來總是昏過了頭,忘記頓時吃飯,不知白天黑夜。到了吃飯的時候大人們才猛然發覺孩子還沒有回來,就端了飯碗挨家問,到他平時裡常玩的地方去尋,但哪曾見到他的影子?大人心裡直犯嘀咕:出了邪了、見了鬼了。特別是夏日的中午,孩子們奔到幾里遠的河上、壩上、或是深潭裡洗澡,一響沒見他們的蹤跡,到了黃昏收了工,晚上上了燈,大人們如坐針氈,孩子們卻玩的風風火火,興致盎然。擔心不是沒有必要,總有一些孩子真的再也沒有回來,記憶裡留下了深深的傷痕和惋惜。 農家的孩子大多都是挨著年的,一家的孩子大多不下三四,姊妹五六七八不算稀奇。六七歲的哥哥姐姐自己還不知道如何照顧自己,卻必須要照顧弟弟妹妹,哥哥姐姐的嘴饞,但總要想著弟弟妹妹,哥哥姐姐貪玩,卻還要吭吭哧哧地抱著弟弟妹妹一扭三晃,弟弟妹妹的雙腳拖地趔趔趄趄。這是不可推卸的責任,一種默契的傳承。哥哥姐姐盼望著弟弟妹妹長大,長大的弟弟妹妹再照顧再小的弟弟妹妹,哥哥妹妹就可以獲得新生和自由。長子如父,長女如母,很多的長子長女們用一生、甚至犧牲了一生的應該屬於自己的幸福榮貴去溫暖呵護著弟弟妹妹們。姊妹們吸吮同一乳汁,在同一鍋勺攪飯,在同一屋簷下生活,他們沒有彼此,只有同享。 鄉下孩子們放學回來,還要割草放羊,喂雞掐菜,拿柴燒鍋。鄉下學校的假期一直是和農事密切相連的,麥天和秋收是必須要放假的,他們是學生也是小村夫,田野裡也飄蕩著他們來來去去忙碌的身影。他們有的開始勤奮,學習成績讓村夫的父親兩眼發著亮光。他們有的可能是未來的真正的村夫,真正的村夫傳承著那一方水土鮮明的性格,有的可能是未來的遠行者,那些的遠行者,再也逃脫不掉那一方鄉野裡特有的烙印。 中國人夢想中幸福的童年,可能就在鄉野裡,可能就是那些鄉野裡的孩子。 文章來源:U文字 U夢想 |龔鵬程的BLOG | 吳小莉(Sally)的BLOG |徐小斌的BLOG | A Capital Idea |View | Seahawks Insider |非黑即白 | 夏景的部落格 |玩鑽人生|佐聲道 |

| 21 April, 2012 | 一般 | (4 Reads)
時常聽到有人訴苦說,打羽毛球時,一個高壓球,肩膀便疼痛起來。也許有人會懷疑,這種像遊戲的輕度運動,怎麼會引起這種毛病?可是,這卻是千真萬確的事。   羽毛球看似簡單,其實並不容易打。羽毛球從高處落下,必須伺機還擊,技術稍差者,往往錯過那一瞬間。   不要看輕了羽毛球,人過中年後,若想有板有眼地打場羽毛球,有時還真吃不消呢!   大多數中年男性打羽毛球時,如果伸長背部用力打一個高壓球,因為羽毛球的重量太輕,不能感覺預期的衝擊,所以,肌肉只有伸長而沒有收縮,因此導致腰痛。   打高壓球,全身都會伸長,腰部也會自然反翹,只要連續做幾次這種運動,便會引起腰痛,很多人在伸長下肢做腹肌運動時,由於上身過度後仰,也會引起腰痛。   如果腹肌強壯,它便能控制後仰的程度,但是如果腹肌較弱且開始老化,再加上腰部反翹能力降低時,往往稍做運動,便不堪勞累而引起腰痛。   中年發胖的人,腹肌大多無力,所以應先鍛煉腹肌再打羽毛球。打球以前,必須做充分的熱身運動,以便屈伸腰部,讓腰部習慣後翹。擊球時,不可把羽毛球當做有重量的球而過分用力,必須配合球的重量和速度擊球,才能避免閃腰。

Next